网红主播遭多重盘剥后讨薪卖肉 “公会”模式被指万恶之首!

自媒体 自媒体

“我们已经回不去朝九晚五的低薪生活了,有些女主播已经开始‘卖肉’(从事黄色交易)为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从事秀场直播已经将近两年的主播晓梦(化名)告诉熊出墨请注意,因为受到了公会组织的不合理对待,她和许多主播都想“出逃”,但由于做了太久的直播并没有什么一技之长,重新找工作异常困难。 (原文来自www.jj00.com)

前不久,一份《2019年会艺人商演报价单》在朋友圈里疯传,几位网红主播高达数十万的商演报价令众多网友大跌眼镜,《我们不一样》原唱陌陌主播大壮出场费高达35万。

(本文来自www.jj00.com)

但经过熊出墨请注意的调查和走访发现,与这份报价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不少曾经收入颇丰的主播却陷入集体讨薪境地。

(自媒体www.jj00.com)

实际上,直播生态简单,内容缺乏新意,让秀场直播和游戏直播仅用了一年时间就从巅峰跌入到谷底。

而自从进入直播行业的下半场,公会取代个人主播成为与直播平台之间的纽带。但公会之间的竞争更为激烈,且变现方式单一,在直播行业用户增长有限的情况下,公会并没有从长远角度来考量,反而进一步“盘剥”主播,使得他们收入锐减。在主播们看来,造成所有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万恶”的公会模式。

草根主播们的“红利”时代一去不复返

2016年下半年开始,许多直播平台为了节省运营和管理精力,规定要求主播都要以公会形式或身份入驻。无奈之下,晓梦只能寻找公会加入。

“开始公会认为我是新人,要加以培训才能‘上岗’。”突然间成为“新人”的晓梦,只能根据公会给出的一系列规划参加相应的素养培训,“这里面就包括如何热场、撩粉丝、要礼物,甚至连着装化妆都有一系列规定。”

此时,“识时务”的磊磊早已在半年前加入直播圈内有一定知名度的游戏直播公会。但收入和流量并没有朝他倾斜多少,反而经过公会“抽水”,磊磊的收入明显变少。为了维持与之前相当的收入水平,磊磊不得不每天坐在电脑前直播长达10多小时。如果遇上大型游戏赛事,他甚至需要连续几个通宵工作。

“但不管怎么拼,就是拼不过(公会的)头部主播,他们有资源扶持,所以不累赚钱也多。”磊磊透露,公会高层为了榨取更大利益,逐渐开始通过所谓的“规矩”压迫主播,“直播口误要扣钱,‘不会来事儿’也得不到高层的喜欢。”

而完成“培训”重获“上岗”机会的晓梦,却因为普通话不标准的问题,连续几个月都被公会扣掉了很大部分提成作为“惩罚”,晓梦觉得很委屈。不仅如此,在经过培训和各种规矩限制甚至连直播内容都“模块化”以后,主播们成为了流水线上的复制品,失去了自己原有的个性和标签,更容易被淹没。

可公会的模式却迎来了最好的时候,毕竟他们掌握着大量的流量,手里优质的主播成为其吸金法宝,对大量中小主播也掌握着生杀“话语权”。据繁星直播平台监测显示,直播行业中的公会企业的平均收入达数千万元,大型公会的收入甚至可以达到百亿级别。

在大公会受到挤压以后,晓梦开始将更多的机会聚焦到小公会。“在直播圈子里,宁做鸡头不做凤尾,那样脱颖而出的机会可能还多点。”2016年末,晓梦跳槽到一个只有20多人团队的小公会。在从大公会“挖”她的时候,小公会负责人承诺了晓梦诸多优厚条件:诸如推荐位保证,4000-6000元的底薪,每月固定直播时间。对于部分比较优秀的主播,还承诺在短期内不在主播的收入里“抽成”。

刚进新公会时,晓梦得到了一次捧红的机会。因为有一定的直播经验和潜在粉丝,所以一开始新公会决定将晓梦列为主力加以打造。并将各大直播平台的推荐位留给了她,也在社交媒介渠道投了一定的宣传,希望在资源倾斜下能够一炮而红。

“但命运就是这么爱开玩笑,在(新公会)直播的头一个星期,我并没有红,虽然在线人数很可观,但无论是礼物还是点赞都十分少,甚至有粉丝直接骂我妆太浓人太丑。”百思不得其解的晓梦积极从自身寻找原因,试图重新调整状态。

但很明显晓梦不会得到第二次机会。对于小公会来说,资源少所以显得弥足珍贵,在“浪费”了一个星期的资源之后,高层认为晓梦“不行”,所以又重新开始打造新的主播。

“我从高处瞬间跌落谷底。”失落的晓梦却得到了公会里其他主播的安慰,她们告诉晓梦,小公会都是这个样子的,高层和运营不停的在寻找能够一炮而红的主播,所以对于新人都是三分钟热度,所以想发展还是要靠自己。

但如何靠自己,晓梦在还没有找到答案之前就遭遇了小公会的封杀。

月入10万到加入讨薪大军只用了1年

2017年初,晓梦所在的公会开始不断为主播们对接直播业务之外的工作,希望能够维持公会的开支和营收。晓梦接到的第一份“外快”是帮某个摄制组拍摄比基尼MV,酬劳1000元。

“我虽然很外向,但并不代表我没有尺度。”一开始她拒绝了这份“外快”,却不料被公会以她签订的合作中“服从工作安排”的条款相要挟,并多次威胁晓梦要在全行业中“封杀”她。

“封杀”对于主播来说意味着在这一平台失去所有。前不久著名主播“阿冷”就疑似遭陌陌封杀,直播入口被莫名移除,导致了大量粉丝不满。要知道,阿冷曾经被封为陌陌一姐,在平台上5分钟的打赏金额就能超过打赏榜单上第二名主播在6个小时内的打赏收入,即便是这样的头部主播依然没有逃过被封杀的命运。而另一位知名主播“阿哲”不满IR公会有了“天佑”冷落了他,公开在直播间表达对高层不满也遭到了IR的一系列“封杀”。

最终,为了生存下去的晓梦向公会妥协,接下了自己本不愿做的工作,“公会就像个经纪公司,所有主播都沦为廉价劳力,而拖欠工资更是家常便饭。”

而此时,整个直播行业也在进一步整合。上百家直播平台遭遇关闭,而头部平台也面临着用户流失的困境,并购、整合和转型开始向全行业蔓延。根据易观千帆的数据显示,如今娱乐直播行业的前五名,YY、映客、花椒、一直播、熊猫TV中有4家出现了活跃用户的持续下滑。

而依托直播平台而生的公会组织在激烈的竞争态势下也面临着大鱼吃小鱼的整合,也有一部分公会面临着解散的危机。

今年下半年,由于公会解散,被拖欠了数月工资的磊磊,与众多游戏主播组成了“讨薪大队”,再追讨薪资无果的情况下,他们利用直播平台和社交平台向众多粉丝说明了被欠薪的情况,并希望通过社会呼声“隔空”向公会运营施加压力,却被许多粉丝评价为“最不值得同情的讨薪群体。”

“许多新闻报道主播月入数十万,但那些只是极个别,更多的是像我们这样处境越来越艰难的主播。”磊磊告诉我们,由于直播流量越来越分散,他的收入也在减少,从去年底开始,被公会克扣完的工资仅剩不到4000元,“讽刺的是,和身边主播相比我还算中上游。”

尾声

不论是晓梦还是磊磊,都将自己的遭遇之过推给了公会。

的确,虽然公会化、家族化的运营模式,能够提高平台上主播的专业素养,减轻平台的运营成本,但也让主播们失去了应有的个性和标签。而由于缺乏行业监管,使得部分公会权力膨胀,使得掌握着大量主播“命运”的公会常常肆意妄为。区别对待常常让主播受到高层的剥削与压迫。

尤其随着大量用户群体因“荷尔蒙”消退而流失,直播的成本在不断增加,但点赞和打赏的盈利模式却没有任何改变,大量平台、公会、主播都面临生存问题,部分平台和公会更是为了争夺一两个头部主播而竞新斗巧,形成了新的恶性竞争。

而各个直播平台也在寻找新的故事,从此前的秀场到垂直行业,从娱乐到电商,能跟上形势的主播和公会们自然会抢到下一波红利。

这些对于晓梦来说有点遥远,解决个人的生存问题才是当务之急,她准备去寻找直播卖货的机会:“电商直播领域貌似能直接变现,如果找不到工作,我就去试试,向张大奕看齐。”

自媒体微信号:jj00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他给吴秀波配角给英达打杂:竟然凭这部剧火了!

    最近爆火的《人民的名义》中,诞生了一个奇特的景象,在这部剧中的角色,无论是正是邪,都获得了观众们的一致好评,看来真正的演技是可以突

  2. NO.2 瑶族的简介及风俗习惯:瑶族居然有这么多名人

    瑶族作为中国56个民族之一,也是一个世界性民族,分布于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境内的260多万瑶族人口,分布在湖南、广西、广东等10多个瑶族

  3. NO.3 乔纳·福尔肯的阴茎:乔纳·福尔肯的老婆(图)

    乔纳middot;福尔肯的阴茎:乔纳middot;福尔肯的老婆(图)很多狂妄男性喜欢吹嘘自己阴茎的尺寸,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可能是在撒谎。但有一个人却可

  4. NO.4 施琅简介:施琅收复台湾背后的故事(图)

    施琅简介:施琅收复台湾背后的故事施琅(1621年mdash;1696年),字尊侯,号琢公,福建省泉州府晋江县(今晋江市龙湖镇衙口村)人,祖籍河南固始,

  5. NO.5 俄罗斯族的节日习俗:俄罗斯族的名人都有谁

    俄罗斯族,中华民族五十六个民族之一,语言属印欧语系斯拉夫语族东斯拉夫语支。中国境内俄罗斯族使用俄文,一般兼通俄、汉、维吾尔、哈萨克

  6. NO.6 中秋节吃什么:中秋节除了吃月饼还吃什么

    中秋节是一个合家团圆的节日,每每这个节日,亲人们都聚要在一起吃月饼、喝桂花酒hellip;hellip;但中秋节除了月饼外,你知道中秋节还要吃什么吗?

  7. NO.7 中秋节看花灯:中秋节为什么要看花灯

    中秋节为什么要看花灯 中秋节为什么要看花灯呢?中秋节看花灯的由来是什么?下面,小编收集了中秋节为什么要看花灯,一起来了解一下中秋节看

  8. NO.8 毛南族的简介:毛南族的传统节日习俗

    毛南族的简介毛南族是中国人口较少的山地民族之一。根据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毛南族人口为10万余人。大部分居住在以茅难山为中心的

Copyright2018.久久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